短短数日,市值蒸发百元,贵人鸟(603555.SH)近日上演高台跳水。

股价闪崩背后,贵人鸟控股股东已经将绝大部分股权给质押出去了,随时面临爆仓的风险。

从经营层面来看,这是一家存在诸多财务瑕疵的上市公司:应收账款占比畸高、应收款周转天数远远高于同行、应收票据蹊跷大增、客户采购额与自身实力不匹配、部分客户在连年亏损资不抵债的情况下仍然发扬雷锋精神等。

种种迹象表明,贵人鸟涉嫌虚增收入,存在财务舞弊之嫌。

百亿市值蒸发

在毫无征兆的情况下,6月14日,贵人鸟闪崩跌停。之后的七个交易日里,贵人鸟又连续一字跌停。

截至7月13日,贵人鸟在经历八个跌停之后仍未止住下滑趋势,已从6月14日的最高价28.45元/股,跌至7月13日收盘时的9.84元/股,公司市值更是缩水了117亿元。

对此,股社区在微博中分析称,“贵人鸟这种就是典型的庄股崩盘,之前做市值推上去,五天前闪崩当天还往上猛拉了一下,我都能想到背后大概发生了什么。一定是大庄找了一批配资账户,就是交20%保证金的那种,在这些账户拼命往上买,然后把自己主账户的筹码一股脑扔出去。之后就自由落体了,至于20%的保证金就不要了,总体来看还是赚的。”

与此同时,《证券市场周刊》记者还注意到,多家信托产品位列贵人鸟前10大股东。

根据2018年一季报,厦门国际信托有限公司-贵人鸟1号员工持股单一资金信托、陕西省国际信托股份有限公司-陕国投·如意87号定向投资集合资金信托计划、陕西省国际信托股份有限公司-陕国投·如意86号定向投资集合资金信托计划、四川信托有限公司-四川信托·鑫宝1号证券投资集合资金信托计划、北信瑞丰基金-工商银行-华润深国投信托-华润信托·银安1号集合资金信托计划,均是贵人鸟的前10大股东,持股数量分别为2222万股、812万股、798万股、365万股、225万股,持股比例分别为3.54%、1.29%、1.27%、0.58%、0.36%。

而目前,信托机构清理配资、降杠杆率是大势所趋,同时银行也对委外业务加强清理,导致信托资金来源受到压制,在此背景下,由于部分股票下跌接近平仓线被大幅抛售,导致近期闪崩股明显增多。

相比这些机构资金,贵人鸟控股股东面临着更大的压力。

贵人鸟的控股股东是贵人鸟集团(香港)有限公司(下称“贵人鸟集团”),2018年一季报显示,后者持有前者76.22%的股权,而控股股东已经将绝大部分股权给质押了出去。

6月27日,贵人鸟发布公告,集团将其持有的本公司6200万股无限售条件的流通股(占本公司总股本的9.86%)分别质押给了渤海国际信托股份有限公司、平安信托有限责任公司等机构。

公告称,本次质押系贵人鸟集团补充质押及为第三方提供担保。这也就意味着,控股股东此前质押的股票已经触发平仓风险,不得不通过补充质押来保证不爆仓。

时隔半个月之后,贵人鸟7月10日再度发布公告称,贵人鸟集团将其持有的本公司1000万股无限售条件的流通股(占本公司总股本的1.59%)质押给了华润深国投信托有限公司。

对于此次质押,公告解释称,为保障公司2017年度员工持股计划的顺利实施,公司实际控制人林天福先生为2017年度员工持股信托计划——“华润信托·贵人鸟1号员工持股集合资金信托计划”的优先级份额权益提供了增信;本次质押系贵人鸟集团为信用增级人林天福先生在该信托计划下负有的义务和责任提供质押担保,以保障公司员工利益。

这也就意味着,贵人鸟推出的员工持股计划也已经触发平仓风险。

7月10日的公告表示,截至公告日,贵人鸟集团共计持有本公司4.79亿股,占本公司总股本76.22%;本次质押完成后,贵人鸟集团累计质押股份4.74亿股,占公司总股本75.47%。

这表明,控股股东已经几乎将绝大部分股票质押出去了。

如果未来股价继续下跌,控股股东很可能将面临没有股票可以补充质押的尴尬。

在大股东资金链极度紧张的背景下,贵人鸟于6月14日发布公告称,上市公司拟购买泉州市海浩文化用品有限公司(下称“海浩文化”)所有的坐落于晋江市陈埭镇坊脚村房地产及配套设备,交易价格以评估值为依据,共计2110万元。

公告显示,海浩文化的实际控制人与本公司的实际控制人均为林天福先生,本次交易构成关联交易。

对此次交易的目的,公告解释称,为满足部分员工尤其是生产人员的住宿需求,公司拟在晋江生产区域附近购买房产,专用于员工集体宿舍,而本次购买的海浩房产邻近公司生产车间,且基础配套设施较为成熟,能够满足生产员工的住宿需求,改善员工住宿条件。

但是,在当前控股股东资金链极度紧张的背景下,这笔交易背后的真实动机值得怀疑,上市公司向大股东输血之嫌不能完全排除。

应收账款畸高

贵人鸟主营业务包括贵人鸟品牌运动鞋服的研发、生产和销售,贵人鸟品牌属上市公司自有品牌,品牌产品主要用于消费者体育休闲生活的穿着,其中贵人鸟品牌运动鞋以自产为主,服装则向外协厂采购,销售主要以批发为主;控股子公司湖北杰之行体育产业发展股份有限公司(下称“杰之行”)、名鞋库网络科技有限公司(下称“名鞋库”)主要运营国际及国内一线知名品牌体育产品的代运营、代理销售及分销,目前代理销售的运动品牌包含耐克、阿迪、UA等;子公司BOY从事足球经纪业务,服务内容以及收入来源主要包含对球员服务和对俱乐部服务两部分。

根据2017年年报,贵人鸟当年实现营业收入32.52亿元,分行业划分为三个板块:运动鞋服行业、招商及代运营业务、体育经纪业务,三大板块收入分别为30.47亿元、1.45亿元、3837万元,毛利率分别为32.76%、46.61%、90.28%。因此,运动鞋服行业是上市公司最主要的收入和利润来源。

截至2017年年末,贵人鸟总资产为75.83亿元,其中占比最大的是应收账款,期末账面价值为16.85亿元,占总资产的比例为22.22%。

依据Wind资讯,2016年和2017年,贵人鸟应收账款周转天数分别为241天、194天,营业周期分别为327天、276天。这也就意味着,贵人鸟从生产出来到销售回款的整个周期接近1年的时间。

贵人鸟在招股说明书中称,安踏、361度、特步、匹克等品牌的生产模式、销售模式和产品平均价格与本公司较为接近,是本公司的主要竞争对手。

然而,这些竞争对手的应收账款周转天数要远远低于贵人鸟。

Wind资讯显示,2016年和2017年,安踏体育(02020.HK)的应收账款周转天数分别为38天、40天,营业周期分别为99天、114天;李宁(02331.HK)的应收账款周转天数分别为63天、51天,营业周期分别为144天、130天;特步国际(01368.HK)的应收账款周转天数分别为133天、138天,营业周期分别为184天、212天;361度(01361.HK)的应收账款周转天数分别为160天、153天,营业周期分别为228天、234天。

对比可以发现,无论是应收账款周转天数还是营业周期天数,贵人鸟均要高于上述四家同行业内上市公司,尤其显著高于安踏体育和李宁。

这至少说明一点,在销售信用政策上,贵人鸟是很激进的,收入含金量最低。

事实上,不光应收账款占比畸高,贵人鸟近年来应收票据也出现明显增加。财报显示,2015-2017年,贵人鸟各年末应收票据账面价值分别为8993万元、2.01亿元、3.65亿元。

应收票据分为银行承兑汇票和商业承兑汇票。银行承兑汇票是付款人(企业)签发,但银行担保到期见票即付;商业承兑汇票则由付款人开具,但没有银行的担保,所以信用相比银行承兑汇票较低。

对于大部分上市公司而言,应收票据多以银行承兑汇票为主,而贵人鸟却是完全不同。

依据财报,截至2017年年末,贵人鸟的应收票据余额为4.5亿元,其中银行承兑汇票、商业承兑汇票的账面余额分别为零和4.5亿元。

从上面可以看出,公司应收票据账面价值要小于账面余额,背后的原因是,上市公司在2017年对应收票据计提了8450万元的坏账准备。这也就意味着,这笔款项极有可能已经收不回来了。

这笔烂账的开票对象是谁?为什么会形成坏账?对此,贵人鸟在给《证券市场周刊》记者的回复中,没有给出任何解释。

客户疑云

福建天鹰网络信息科技有限公司(下称“天鹰网络”)是贵人鸟2016年第一大客户,当年贡献收入1.6亿元,占收入的比例为7.02%。

值得注意的是,在此之前的年份,天鹰网络从未出现在前5大客户之中。而且,更为蹊跷的是,2017年,这家企业又突然从前5大客户之中消失。

财报显示,2017年,贵人鸟第五大客户是云南寰宇时代体育用品有限公司,该客户当年贡献收入6546万元,占比2.01%。也就是说,天鹰网络2017年为贵人鸟贡献的收入少于6546万元。

上述事实说明,天鹰网络为贵人鸟贡献的收入在过去三年发生了剧烈的波动。背后的原因,贵人鸟年报中没有给出任何的解释。

从经营范围来看,根据天眼查,天鹰网络的经营范围包括:互联网接入及相关服务;其他互联网服务;软件开发;计算机、软件及辅助设备批发;其他机械设备及电子产品批发;服装批发;鞋帽批发;服装零售;鞋帽零售;计算机、软件及辅助设备零售;其他电子产品零售;互联网销售;经营各类商品和技术的进出口,但国家限定公司经营或禁止进出口的商品及技术除外。

从上面可以看出,天鹰网络的经营范围非常繁杂,既经营互联网业务,也经营服装鞋帽,这两块业务完全属于不搭边。

从股权结构上来看,天鹰网络成立于2012年11月,注册资本500万元,目前的股东是自然人张明智和李涛涛,出资额分别为400万元、100万元。

《证券市场周刊》记者注意到,天鹰网络在招聘网站上却是以贵人鸟的名义来招聘工作人员。

例如,天鹰网络在智联招聘网站(http://company.zhaopin.com/CZ618670020.htm)上是这样介绍自己的:“贵人鸟品牌历经近20年的积累,现已在全国设有28个区域销售公司,拥有5000多家门店,在多年的经营过程中,形成了独有的贵人鸟零售文化及核心价值观,而将其归纳及传承,将更好的指引贵人鸟品牌未来的零售业务发展。在贵人鸟品牌文化的基础上,结合各个区域公司面临的机会和挑战,在不断总结的基础上,形成了贵人鸟零售文化——‘天鹰文化’。”

难道两者之间具有关联关系吗?对此,上市公司有必要给出解释。

天眼查显示,2015年和2016年,天鹰网络的销售总额分别为4646万元、1.14亿元。

而天鹰网络2016年向贵人鸟采购的商品额高达1.6亿元,天鹰网络的供应商应该不止一家,那么其2016年对外采购的商品额肯定要多于1.6亿元。

很显然,天鹰网络对外采购的商品额要远远超过2015年和2016年这两年的销售额。出现这种情况一般有两种可能:第一种可能性是天鹰网络销售情况非常好,2016年加大对外采购额以备来年销售;第二种可能性是天鹰网络本身销售状况并不好,之所以加大对外采购,目的是为了配合贵人鸟出货。

然而,事实证明,第一种可能性的概率微乎其微。

如果天鹰网络销售情况非常好的话,那么其2017年向贵人鸟采购的商品额应该要高于2016年。然而事实却是,2017年,天鹰网络向贵人鸟采购的商品额发生了急剧的下滑。

再有,从资产状况来看,天眼查显示,天鹰网络2014年年末的资产总额和负债总额分别为1859万元、2246万元,2015年年末资产总额和负债总额分别为5450万元、7162万元,2016年年末的总资产和总负债分别为1.44亿元、1.76亿元。可以看出,这三年天鹰网络均是资不抵债,2014-2016年年末的净资产分别为-387万元、-1712万元、-3200万元,意味着每年都是在亏损经营,这是一种什么样的雷锋精神呢?

很显然,天鹰网络极有可能是为了配合贵人鸟出货,而这些产品积压在经销商手中,并没有真正的销售出去。财报显示,天鹰网络是贵人鸟2017年年末应收账款第一大客户,期末账面余额为1.02亿元,这也反映出天鹰网络根本没有足够的资金来结清欠账。

除了天鹰网络以外,其他客户也存在一些疑问。

北京极速飞翔体育用品有限公司是贵人鸟2017年第一大客户,当年贡献收入1.12亿元,占收入比例为3.45%。启信宝显示,该客户成立于2005年4月,但是目前的注册资本只有30万元,与贡献的收入额不匹配。

此外,该客户还在2016年11月,被北京市工商行政管理局延庆分局列入经营异常名录,原因是公示企业信息隐瞒真实情况、弄虚作假。

石家庄天磐商贸有限公司是贵人鸟2017年第二大客户,当年贡献收入7760万元,占收入比例为2.39%。启信宝显示,该客户成立于2016年9月,注册资本200万元,截至目前,实缴出资额只有30万元。这样一家新成立、实缴出资只有30万元的企业 ,有实力向贵人鸟采购接近8000万元的商品吗?

此外,《证券市场周刊》记者注意到,贵人鸟对下游经销商提供过资金支持行为。

贵人鸟在2017年年报中称,天健会计师事务所为本公司出具了带强调事项段无保留意见的审计报告,强调事项为:报告期内贵人鸟公司及其关联方存在对经销商提供资金支持,主要用于经销商偿还到期金融机构债务和兑付到期商业承兑汇票,截至2017年 12月 31日,贵人鸟公司对经销商的资金支持余额为9027万元。

这再次说明,贵人鸟下游的一些经销商客户经营状况并不好,资金链崩得很紧。

结合应收账款占比畸高、应收款周转天数远高于同行、客户采购额与自身实力不匹配、部分客户资不抵债等诸多疑点来看,贵人鸟涉嫌虚增收入,这背后可能是大量的产品积压在经销商手里,并没有真正的销售出去。

关店潮仍在上演

贵人鸟于2014年1月正式登陆主板市场,募集资金9.43亿元,顺利成为资本市场中的一员。

然而,四年过去之后,贵人鸟并没有能够借助资本市场实现预期中的增长,相反业绩还出现大幅倒退。财报显示,2014年和2017年,公司收入分别为19.2亿元、32.52亿元,净利润分别为3.12亿元、1.57亿元。

从中可以看出,过去几年,贵人鸟收入虽然实现较大幅度增长,但是净利润却是腰斩。而且,值得注意的是,这还是在大举对外收购并表情况下取得的成绩。

2016年6月,贵人鸟发布公告称,公司出资3.83亿元用于受让杰之行部分股权并对其增资。交易完成后,公司将持有杰之行50.01%的股份,成为其控股股东。

据介绍,杰之行成立于2007年4月,是一家体育运动产品专业零售商,其通过线下零售渠道销售国际知名品牌体育运动产品及自主开发体育运动产品,目前授权经营的品牌有耐克、阿迪、UA、万斯、匡威等,产品涵盖了各类运动服装、鞋帽、配件、运动器材等。

两个月之后,贵人鸟再度抛出收购计划。

2016年8月30日,贵人鸟发布公告,拟收购名鞋库51%股权,投资金额3.83亿元。时隔1年之后,贵人鸟于2017年5月又出资3.67亿元收购名鞋库剩余49%的股份,本次交易完成后,贵人鸟将持有该子公司100%的股份,成为其唯一股东。

名鞋库是一家主要从事批发零售或网上销售服装鞋帽、服饰、日用百货、运动健身器材、针纺织品、电脑软硬件及配件、电子产品的电商平台。

上述两家收购标的均于2016年并入贵人鸟合并报表范围。 财报显示,2017年,杰之行的收入和净利润分别为10.22亿元、4097万元,名鞋库的收入和净利润分别为4.29亿元、4414万元。

很显然,如果没有这两项并购,贵人鸟的业绩表现将更差。

另外,杰之行和名鞋库两者并表形成账面商誉5.48亿元。值得注意的是,贵人鸟在收购杰之行的报告书中披露,2015年杰之行净利润为4000万元,而其2017年净利润只有4097万元,业绩几乎停滞不前,该笔收购形成的商誉减值风险不容忽视。

即使在并购的情况下,贵人鸟依然业绩腰斩,背后的主要原因是贵人鸟主品牌销售遇冷,陷入关店潮。

在上市之初的2013年年末时,贵人鸟品牌零售终端数量有5560家,而截至2017年年末,零售终端数只有3730家。这也就意味着,在过去几年时间之内,贵人鸟净关店数量高达1830家,年净关店数量为458家。

目前,贵人鸟的关店潮仍然在上演。年报显示,2017年,贵人鸟新开零售终端503 家,关闭零售终端879家,净关闭376家,相当于基本上不到一天就关闭一家门店。2018 年第一季度,公司新开零售终端78家,关闭零售终端133家,净关闭55家。

这波持续多年的关店潮主要是因为商业地产价格的攀升增加了销售终端的成本压力,加之受到电商与新型零售渠道分流的冲击。

目前,传统运动企业的转型多是增加线上渠道,实现产品差异化。在公司主业运营较好的时候,多渠道投资的确是创收的好方法,但是贵人鸟在主营业务上一直缺乏亮点,且定位模糊,未来能否扭转目前颓势仍然要持续观察。

在主业之外,贵人鸟还做了大量投资。截至2017年年末,公司长期股权投资、可供出售金融资产账面价值分别为2.95亿元、10.07亿元,两者合计13.02亿元。

贵人鸟的长期股权投资主要是体育类资产,包括康湃思(北京)体育管理有限公司、康湃思(北京)体育咨询有限公司、享安在线保险经纪(厦门)有限公司、湖北胜道体育用品有限公司。

根据2017年年报,公司2017年对联营企业和合营企业的投资收益为-1112万元。这也就表明,这些投资是亏损的,投资标的经营欠佳。

另外,金额高达10亿元的可供出售金融资产中几乎全部都是股权投资基金,这些均属于高风险投资活动,未来能否带来收益仍有待观察。

对于文中疑问,贵人鸟在给《证券市场周刊》记者的回复中没有给出任何解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