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凌枫/文

7月27日,《证券市场周刊》刊发文章《融钰集团背靠哪棵树?》,质疑上市公司融钰集团(002622.SZ)拟引入的战略投资者中核国财投资集团有限公司(下称“中核国财”)并不具备央企身份。

 

果不其然,8月5日,融钰集团发公告称,终止与中核国财的战略合作,并终止与其合作。原因很简单,不能确认中核国财的央企身份。

 

前后不到一个月,融钰集团引入战略投资者、打造百亿级别的央民合作新平台的美好梦想就凉凉了。

 

变化太戏剧。

 

7月11日,融钰集团发布关于与中核国财签署战略合作协议的公告,

 

按照公告的说法,中核国财貌似是央企中核集团的旗下公司,背景深厚,优势明显,来头不小。

很快,7月13日,深交所向公司发了关注函,

 

融钰集团的回复很有意思,没有直接回答是与不是,而是表示,基于地域限制和政策因素,无法确认中核国财与央企是否存在关联关系。

 

面对如此含糊的回复,深交所显然不满意。于是,7月23日,又发来一份关注函。

 

融钰集团迟迟未有回复,是在抓紧自查,还是有难言之隐,外界不得而知。但《证券市场周刊》以一篇《融钰集团背靠哪棵树?》,详细揭示了中核国财的真实身份和前世今生。

 

到了8月5日,融钰集团终于发布公告,披露真实情况。

 

从公告来看,融钰集团俨然是受骗方,果真无辜?

以下小编为大家整理带来这篇文章《融钰集团背靠哪棵树?》

融钰集团多元化并不理想,净利润主要来自投资收益。于是引入中核国财作为战略投资者,描绘了央民合作的美好前景,但这个战略投资者的身份,却未必是宣称的央企背景。

 

本刊特约作者  李国强/文

 

笔者曾经供职于一家国字号的央企,假设名字叫中国AB集团公司。当年我负责审合同的时候,看到一家供应商,叫做北京AB设计院,看起来很像集团内部单位。这家设计院是公司的长期合作伙伴,几年来已经从我公司取得了上亿元的订单。

 

但是那天我发现了一个异常,因为公司刚刚上线了合同管理系统,系统对所有合同相对人都有统一的编码管理,对于集团公司所属单位都会有一个专用的编码号段。然而这家公司却没有内部编码,我疑惑地查了三遍,然后去看了天眼查,才恍然大悟:这个被基层人员长期误以为是集团内部单位的公司,其实是一家和集团公司没有半点关联的公司。

 

再后来公司某老总被检察院带走的时候,就真相大白了,这家名字起得很有学问的公司是该老总的利益输送链条。他指使相关部门和这家公司签署排他性协议,把大量的工程设计交给这家公司来做,规避了公司的招标制度。

 

而熟悉的情形在融钰集团(002622.SZ)上出现。

 

中核国财是哪方神圣

2018年7月12日,公司发布了《关于与中核国财投资集团有限公司签署战略合作协议的公告》,拟引入中核国财投资集团有限公司(下称“中核国财”)作为战略投资方,合作方向包括后者战略入股上市公司,3年内打造总规模50亿-100亿元基金投资平台和央民创新合作平台,并联手开发“一带一路”工程。很快就有媒体挖出中核国财很可能并非央企中国核工业集团有限公司(下称“中核集团”)的下属单位。

 

7月13日,公司收到深交所的关注函,要求公司以方框图或其他有效形式披露中核国财的产权及控制关系,直至披露到自然人、国有资产管理部门或者股东之间达成某种协议或安排的其他机构;补充披露中核国财从事的业务及最近3年的财务状况。

 

7月19日,融钰集团发布深交所关注函的回复,回复中指出,由于中核国财注册地在香港,基于地域限制和政策因素,截至目前,无法确认中核国财的产权及控制关系,因此无法确认其是否与央企存在关联关系。

 

这个配方是不是很面熟?

 

于是,7月23日,公司再次收到深交所的关注函,要求详细解释和披露中核国财的产权和控制关系,解释将资本合作称为“央民合作”的依据及合理性,以及公司最近一年又一期与国资中核集团及其旗下公司发生的交易的详细情况。

 

比较有趣的是,中核国财是战略合作协议签署前一个半月才挂牌成立(2018年5月25日),似乎就是为这件事而准备的。真的像融钰集团所说,无法查证吗?虽然中国内地的工商登记类软件无法查证香港地区的公司,但是融钰集团的公告披露了一个重要信息:中核国财的董事叫饶骅。

 

据天眼查,饶骅是中核国财建工集团上海实业有限公司、中核国财建工集团(黑龙江)有限公司、中核国财建工集团重庆有限公司等至少9家以中核国财开头的公司的法人,另有5家以中核国财开头的公司法人是倪娜。

 

按照央企的起名规范,这些分公司上面一定会有一个总公司,用中核国财建工集团模糊查找,终于找到这些分公司的疑似“总公司”:中核国财建工集团有限公司,公司法人代表是倪娜,这家公司的大股东是富源融资租赁(北京)有限公司,法人代表是饶骅。

 

2017年6月,国财国投股权投资管理(北京)有限公司(下称“国财国投”)成为中核国财建工集团有限公司的股东,2018年3月,该股东退出,富源融资租赁(北京)有限公司进入。而国财国投的大股东是中国华宇经济发展有限公司(下称“中国华宇”),看到中国华宇的字样,中核国财的前生今世终于明朗了。

 

由于饶骅和倪娜均为原华宇系旗下中核国财建工集团有限公司的骨干人员,因此,富源融资租赁不过是华宇系的一个马甲。

 

非常巧合的是,就在2018年2月,微信认证主体为中国核工业集团公司旗下的微信公众号“中核集团”发表《关于中国华宇经济发展有限公司有关事项的声明》,声明指出,中国华宇不是中核集团出资设立的公司或企业。中国华宇设立的各种冠以“中核”字号和号称中核下属公司的企业或机构,均未经过中核集团批准。

 

据天眼查显示,中国华宇的唯一股东是中核集团,但中核集团却义正言辞地予以否认,看起来非常清晰的股权关系,竟然成了一笔糊涂账。中国裁判文书网有一份判决提到了中核集团和中国华宇的关系: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民事案件(2015)海民初字第25887号判决书中提到,中国华宇员工侯某就人事档案损毁起诉中国华宇,中核集团作为中国华宇的上级主管单位被列为被告。在这个案子里,法院提到了(2012)海民初字第11558号民事判决书里的内容:中国华宇尽管划归中国核工业总公司管理,但是其人员不列入总公司正式编制。该公司实行自主经营,自负盈亏,自担风险。

 

通过这个案子,可以大致了解二者的关系:中核集团是中国华宇的上级主管部门,但中国华宇并不在编。这就解释了为什么中国华宇经常以中核集团的名义做业务,而中核集团又坚决否认二者的关系。

 

多元出击多方亏损

根据融钰集团2017年年报,当年实现营业总收入1.95亿元,同比增长62.36%;营业利润8168万元,同比增长3651.38%;利润总额8212万元,同比增长741. 22%。

 

这么靓丽的年报一定是营收暴增、现金流暴涨吧?但是仔细看好像哪里又不对,营收只增长了六成,营业利润却涨了数十倍,难道是产品疯狂涨价了?

 

打开现金流量表,发现经营性现金流量净额自2013年以来逐年下滑,2017年更是下探到了-1.67亿元。公司2017年的总营收才1.95亿元,是如何实现-1.67亿元的经营性现金流量净额的?难道几乎所有的营收都没有收到现金?

 

再打开资产负债表,发现应收账款并没有明显异常,2017年应收账款余额8846万元,较2016年的6960万元略有增长,但并不夸张。

 

钱,去哪儿了?

 

和公司的营收相比,账面1.62亿元的现金不算少了,但是公司却有1.8亿元的短期借款和近2亿元的长期借款。这些借款的总额度明显远超公司主营业务经营的需要,借来的钱都花到了哪儿?

 

从抵押内容看,公司的借款并不是普通的银行借款,短期借款一部分是办公楼做了抵押,另一部分是董事长本人做了担保,长期借款则是通过公司法人和吉林信用担保投资公司担保。不难想象,这些借款的利息成本高昂。因此,财务费用中的利息支出较上年增加了397%之多,由362万元增至1435万元。

 

在应收账款、存货等资产负债表项目没有发生大的变化的情况下,这样异常的现金流是怎么回事?现金流量表揭开了神秘的面纱:经营活动的现金流出——客户贷款,1.88亿元。

 

原来是借了钱再拿去放贷了,那么,这家公司究竟是做什么业务的?

 

再看公司的营收构成和业务模式,在年报中总结业绩的时候,公司提到三点:第一,传统主营业务产品销量稳步增长;第二,创新科技板块业务业绩贡献突出;第三,金融服务板块业务业绩增长较快。

 

但年报中的数据显示并非如此,营收的来源主要包括3家子公司:

 

一是吉林永大。融钰集团是借壳吉林永大而来,但吉林永大的业务并没有脱离上市公司。在公司1.95亿元的营收中,吉林永大的电器开关业务占大多数,达到1.13亿元,但净利润仅贡献了236万元,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二是融钰信通。从事保理业务的全资子公司融钰信通,2017年营收2702万元,净利润高达1422万元,净利润率让人瞠目,怪不得借钱去放贷。但是,保理业务高收益的同时,也伴随巨大的经营风险,一旦产生坏账,会对公司的经营业绩带来巨大的影响。保理业务是近年来新兴的一种金融创新方式,虽然在国外已经非常成熟,但由于中国的特殊现状,导致保理业务风险较大。

 

三是智容科技。从事政务软件的全资子公司智容科技贡献了2908万元的营收和1830万元的净利润。

 

这3家全资子公司基本组成了融钰集团绝大多数主营业务的收入额,其余的10家全资、控股子公司营收额很少并且基本都是亏损。而按照报表上的数据简单加总后,会发现公司的净利润主要来源并非来自主营业务,而是投资收益。

 

公司的主要投资收益来自参股9.28%的抚顺银行,该银行2017年净利润7.5亿元,按照持股比例,差不多有6975万元的投资收益,这是公司的主要利润来源。

 

原来,这家通过各种概念包装的上市公司,营收主要来自电器开关,净利润主要来自参股的抚顺银行。而年报中满屏的多元化业务,要么亏损,要么微利。

 

从净利润来源看,融钰集团就是抚顺银行的影子公司,抚顺银行的业绩如何呢?并不十分稳定,2014年以来,净利润从7260万元到7.5亿元,忽上忽下起伏比较大。所以,将抚顺银行纳入权益法核算的融钰集团的净利润也很受影响。

 

在公司的业绩存在着巨大的不确定性的情况下,想必公司的高层也很焦虑,于是就有了引入中核国财战略投资的公告,但这一纸公告牵连出的幕后,仍待公司解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