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不少朋友眼中,我是如假包换的“叶全仙”,灵验起来堪比风水大师。当然,我肯定是冒牌货,而且不但是冒牌货,还是“风水一生黑”,最爱戳穿风水骗局。

前段时间与同事聊天,她说近日工作诸多不顺,我随口问道:“你办公桌右边是不是堆了很多东西?”

她说:“是啊,你怎么知道?”

我煞有介事告诉她:“所谓左青龙右白虎,青龙豁达,白虎小气,甚至睚眦必报。所以办公桌布局,应该尽量将东西堆在左边,右边尽量空着。你在右边堆满东西,压着白虎,它老人家当然不高兴,肯定给你点麻烦尝尝。”

我还告诉她,我就把东西都放在左边,反正青龙兄不介意。至于右边,只放了水杯,每次喝水,我都会拿起杯子隔空做碰杯状,心里默念一声“白虎兄,打扰了!”

同事听得一愣一愣,恨不得马上回去收拾办公桌。可惜马上就到了我揭穿谜底的时间。我告诉她,在风水学里,办公桌的布局确实讲究“左青龙右白虎”,右边不宜放东西。但道理说穿了很简单,大多数人都惯用右手,左撇子终究是少数,你在右边摆满东西,干起活来难免磕磕碰碰。至于工作不顺,这年头打份工又有几个是顺的?当然,听人劝吃饱饭,如果听了我的“左青龙右白虎”,把办公桌拾掇干净,干起活来起码手顺,说不定真的会有所改观。就算实际上没改观,就凭这心理暗示,也会觉得比以前好了那么一点点。

所谓风水,就是原始的环境科学加上心理暗示。换言之,如果你有点文化懂点科学,再对心理学一知半解,完全可以冒充风水大师。

风水的底色是科学,但“风水佬”最怕讲科学

风水本是相地之术,古称堪舆。据说这个词最早出于伏羲时代,太昊伏羲根据自己研创的简易图,推理出地球有过一段是风与水的时期。《简易经》记载:“研地说:一雾水,二风水,三山水,四丘水,五泽水,六地水,七少水,八缺水,九无水。”晋人郭璞《葬经》有“气乘风则散,界水则止,古人聚之使不散,行之使有止,故谓之风水”之语。

风水算不算科学,严格来说能沾上点边。或者说,风水的不少经验能够以科学进行解释,而且“内外并举”。所谓内,就是内心选择,可以用心理学解释,所谓外,就是环境选择,可用生态学、地理学和建筑学等解释。

应该说,中国人很早就已通过朴素认知讲到了风水的科学本质,虽然纯属无意。《周易》里有“阴阳为度,魂魄所居。阳神日魂,阴神月魄。魂之与魄,互为室宅”,看起来玄之又玄,但实际上就是心理因素和外部环境的相互作用。可碍于中国哲学的玄学化倾向,以及由此衍生的对科学的漠视,风水在之后的漫长日子里,于科学领域没有寸进,于玄学乃至骗人领域越走越远。

不过,你要是跟一个风水佬讲“你的学问很厉害呀,你这是科学”,不管是登堂入室、被富人当神仙拜的风水大师,还是村子里专骗村民五十年的穷术士,都会摇头摆手说“你不懂”,然后把老祖宗搬出来。

比如我就见过一个说法,有风水大师认为“科学这个词是近代才引入中国,是西方词汇,科学以数学方式呈现,1就是1为基础。风水是传统文化为基础,以阴阳五行为基础,在此基础之上,1是等于2的,即一物两体。所以根本不能用科学来评论风水。”

以科学背书,本是骗子最爱,为什么风水界最怕科学?因为但凡玄学,都很容易用科学解释或者揭穿。一旦碰上科学,神秘感就会消失,赖以生存的伎俩就会变得一钱不值。哪个骗子又愿意被科学砸掉饭碗呢?

举个最简单的例子,风水师认为坐北朝南的房舍格局为最佳,可以讲出一大串道理。其实稍有常识的人都知道,在北半球,坐北朝南的房子可以获得更多阳光,既能让人变得开朗,又能杀菌,有益健康。又如风水学认为房舍旁的河流若怀抱之势,当属旺财聚气的大吉之象,若是一去不复还之势,就会破财伤身。其实所谓怀抱之势,就是内湾,水流速慢,泥土得以沉积,土地更加肥沃。

又如风水学最忌讳的天斩、路冲等,多被视为有血光之灾的大凶之兆。所谓天斩,指窗户向外望去正对两栋高楼之间的缝隙,某些密集的现代小区常见,所谓路冲,指住所正对大道。其实这些格局的压迫感,往往会唤起你内心的不安。心里不安宁,做起事情来自然也不顺。

说白了,风水师口中那一套套绝学,无非就是心理暗示。

大多数风水忌讳,都来自心理暗示

在室内布局上,风水学对桌子的摆放很有讲究。比如说,书房里的书桌,人坐着就不能背对着门,否则不利于学习。办公室里的办公桌,最忌讳冲着门,因为于工作会有阻滞。

其实这事儿用得着风水大师告诉你吗?一个未成年人背门而坐,当然会有不安全感,难免经常回头看两眼。要是刚刚看过凶杀片,背对着房门做作业,回头频率只会更高。如此不专心,当然不利于学习。至于办公桌,冲着门意味着眼前人来人往,每个人经过都难免看你两眼,你能自在才怪。人不自在,工作起来当然不顺。

风水师还会说办公位置不宜背朝窗。其实这也不需要他们告诉你,因为白天会反光,至于晚上,就算你没读过鬼故事,起码看过鬼片吧,就算你不喜欢凶杀片,起码看过柯南吧?

其实这些说法,都源自风水学的一个基础原理——靠山原理。

时至今日,“靠山”的意义早已引申,而中国人早期发明这个词,其实就是基于风水,指居住之地应该背靠大山。

资料图:李嘉诚办公桌资料图:李嘉诚办公桌

其实这是一种正常心理反应,是人类代代繁衍所遗留的心理基因。早期人类生存环境严苛,危机四伏,从生存角度而言,来自背后的攻击显然最难防备,背靠大山会获得心理安全。这种深植于人类内心的恐惧感,直到今天也没有消除,你平时走个夜路,是不是经常得回头看看?习武之人,是不是都曾得过“不把后背留给人”的训诫?

风水大师最常出没的家宅领域,其实本应是环境心理学的天下,可惜往往被风水佬趁虚而入,成了骗人重灾区。

比如每个风水师都会告诉你,天花板千万不能涂成黑的红的,这是废话。颜色暗沉如黑色会显得压抑,再健康的人在里面呆着都会憋出毛病来。至于涂成红的,你是要搞一片血海吗?天花板色调明亮,才便于客厅的采光,有利于情绪舒缓。所以,正常的天花板都是白色,即使要搞搞新意思,也多是粉色和米黄色之类,依然要保证明亮。至于天花板上的横梁,也是装修时十分忌讳的东西,最好采用吊顶遮挡。这也容易理解,谁会喜欢头顶有一根横梁的压抑感?

还有一种说法,天花板忌镜子,以免乾坤倒置。这也很容易理解,你试试在天花板装面镜子,每天晚上借着昏暗灯光练习几次“猛抬头”,风水大师肯定不会告诉你,你得的是惊吓过度导致的心脏病。

关于镜子,最广为流传的风水说法是卫生间镜子不能对着床。其实任何人半夜醒来,迷迷糊糊中在镜子里见到隐隐约约的自己,都会吓一跳。再说了,看过鬼片的人联想更多,万一从镜子里伸出一只手来可怎么办。

风水里还说床头应靠墙不靠窗,可靠窗这个忌讳,说到底是光线和卫生问题。靠窗难免有光,不利于休息,平时开窗确实可让空气流通,但床头靠窗又会积尘,不利于健康。

我还见过一个例子,话说有套房子,两个房间门对门,而且距离很近,一个房间是夫妻住,一个房间是儿子住。风水大师掐指一算,就说妈妈和孩子肯定吵架,因为这俩房间对冲,再结合方位、日子和生肖,还得出是昨天晚上妈妈先吵。当事人立刻把风水师当成神仙,说您实在太灵了。可若是我出马,就会告诉这位妈妈:你和儿子吵架,是因为你儿子上小学了,所以你变成了一个咆哮着用生命去陪着做作业的妈妈,一定要小心心梗哦。至于风水师说昨晚是妈妈先吵,道理也很简单啊,昨天星期一,周末玩疯了的孩子不知道收心,你作为上班族,肯定又恨死了周一,不拿孩子出气才怪呢。

户型问题一向是风水师的炫技场,每个人都能说出一大套道理,可惜多半是废话。比如卧室和厨房不可正对,正常人都知道油烟不利于健康和卫生。

有意思的是卫生间。风水上说卫生间的门一定要随手关,因为有“泛水桃花”一说,关门可防婚外情。不知道说这话的风水师,有没有去研究一下老祖宗的厕所?

卫生间的门在走廊尽头,也被风水师称作大凶之兆,秽气会沿着走廊扩散到各个房间。其实不少三十年前的老单元楼都是这样的格局,一进门,走廊尽头是厕所,左右是一个个房间和厨房等。当年能住上这样的房子,单位和福利都算不错,而且家家如此,大凶之兆从何而来?

别以为“风水大师”高大上,大多数神棍只能混迹底层

这些年,被风水大师骗过的明星不胜枚举,因此在许多人印象里,风水大师很是高大上,个个登堂入室。这显然是一种错觉,混得好的风水从业者绝对是少数,大多数人只能扎根底层。

原因很简单,越是底层越容易骗。

那位说了,风水大师骗明星,难道还是在骗底层吗?我只能回答:智识的底层也是底层。中国明星倒不是普遍智商低下,能混出点名堂来,智商一般都不会太低,但智商不等于智识。

我也见过不少神棍,尤其是在笃信风水的农村。这些以风水为生者,不少是文盲,粗鄙不堪。每当看到村民们逢年过节就去这些神棍所住的阴暗小屋里问卜吉凶,我都想问一句:你能指望日子过得比你还糟糕的文盲指点人生吗?

其实质疑风水师自己过得不好还忙着给别人指点人生,这事儿自古有之。比如前文提到的《葬经》作者郭璞,自己和整个家族的下场都相当糟糕。杨万里就曾说“郭璞精于风水,宜妙选吉地,以福其身,以利其子孙,然璞身不免于刑戮,而子孙卒以衰微,则是其说已不验于其身矣。而后世且颂其遗书而尊信之,不亦惑乎?”还有“上古死而不葬,中世葬而不墓,近古墓而不择地,不拘时日。今之言相地卜兆者,皆叔季希觊之私,谬妄无稽之论也。且青乌之书,始于郭璞,彼固精于其术者,葬其亲边,宜得吉壤善地,而身为王敦所杀,后裔无闻。”

风水师面对“医人而不能自医”的指责,好像也没什么办法,唯一的对策就是说干自己这行,常常泄露天机,所以折寿,把自己打扮成为人类谋福祉、不惜牺牲自己的好人。

这些神棍所具备的“从业知识”,都是口耳相传继承而来,当然也会“与时俱进”,增加一些个人想象。至于灵不灵,说到底也是一种概率预估。

这些个人想象,有时让人哭笑不得。比如属鸡的和属狗的不要结婚,因为“鸡犬不宁”,但我想反问一句,这个词诞生之前呢?

属鸡的人还不止这一个禁忌。话说如果你家那栋楼四周被更高的楼所围绕,在风水上可是个大困局。风水先生会建议你摆个老鹰摆件以扭转局面,鹰头要朝着室外,还要向上展翅,决不能向下。不过需要注意的是,如果你家有人属鸡,可千万不能放老鹰,毕竟老鹰捉小鸡,从小玩到大。可照这么说,属老鼠属蛇属兔子的也不应该放老鹰啊。我只能这样推断:现在的风水师,都是玩老鹰捉小鸡长大的,在游戏里汲取了职业养分。

在生肖里,马的口碑一向不错。在风水中,马也有生旺之用。一般来说,家宅的南方或西北方放置马的摆件,最为合适。但有风水大师曾说千万不要摆五匹马,因为有五马分尸的忌讳。这也是典型的粗鄙想象,只能说明风水师没有文化,听了几段评书,听说十三太保李存孝被五马分尸,就将之用于风水。其实“五马”不但不坏,还好着呢,所谓五马,即五马并驰,繁华之象。不少古诗文都有“五马”一词,比如“荀家门内罗列八龙,柳氏庭前参差五马”,即将南齐柳家五子的声望,与东汉末年荀家八龙相提并论。

古人强调厅大房小,房小可聚气,否则“室广多阴”,“房欺人”,所以至今仍有风水师认为卧室应小。有人甚至还以数据说话(这本非风水师所长),认为卧室不应超过20平方米。但现代人的房子格局早已改变,卧室承载着多种功能。某些一辈子没进过城的风水师,也许就像当年那个“有钱人就是每顿都吃红烧肉”的笑话一样。

时代的进步,恰恰不断破除风水骗局

说实话,这年头做个风水师不容易,因为时代发展太快,自己掌握的风水理论必须时时更新,不然就会成为“过气风水师”。或者说,现代文明本身就是风水的“催命符”。

比如厨房,按照老的风水理论,这地方属火,忌木。其实这纯属废话,古代炉灶简陋,生火也是麻烦事,火小了煮不了饭菜,火大了又不好收视。如果厨房里木制品多,一点火星都容易出事。可是现在的厨房,木制品随处可见,橱柜基本都是木造。炉灶更加安全,橱柜木料有防火处理,这些工艺上的进步使得厨房不再忌讳用木料。在这种情况下,如果一个风水师还坚守“古训”,肯定没人会信他。

一般来说,风水很忌讳楼梯间下方空位做厨房或者卧室。如果看旧时中国建筑的格局,你想利用这地方也很难。不过如果你住过上海和青岛的老洋楼就知道,类似地方常常被作为厨房使用,或者被隔成一个房间,可供单身者居住。住过的人,运气总不会都坏,起码我就见过不少成功人士忆苦思甜时,谈及自己住过这样的亭子间。再说了,哈利波特不也睡这样的地方吗?至于现代楼房,如别墅和复式,对楼梯间下面的空间也常有利用。

要说风水大师们不琢磨现代家居,倒也并非如此。有人就说,沙发是客厅的重点,需要摆在吉位。据说还有几条规矩,比如沙发背后需有实体依靠,不可背对门窗、通道或鱼缸,否则主散财。同时,沙发不要一字排开,最好呈L形或者U型。

这话曾经吓到了不少人,可是,如果你去看看中国古代屋舍的布局就会发现,厅堂正中摆放的椅子,背后自有依靠,可是两侧的椅子呢?后面可就没有依靠了。再说了,现代家具的沙发可不只是一张两张,多半是组合式,长沙发靠墙,两个小沙发就得分居左右,而且肯定没有依靠,其中还有一只会靠着阳台门窗,这其实也是大多数现代家庭的客厅格局。更何况,这恰恰是风水师提倡的U型摆放。要想让所有沙发都有个依靠,就得一字排开,可这恰恰是风水大忌。

看到没?风水师在自相矛盾呢。说白了,碰上这个时代,风水师也挺为难。

旧时风水有“硬物不可压床”的说法,时至今日,这个“硬物”已拓展为屋梁、空调和吊灯等。其实屋梁多是心理作用,吊灯放在头顶更不利于安全,在搜索引擎上一搜就知道,年年都有人家里吊灯砸下来。至于空调,许多现代家庭将之装在床头上方,其实并不奇怪。但空调直吹易生病,无疑给了风水师话柄。我有一个朋友,空调就在主人房床头上方,倒是家庭和睦,一切顺利,唯独有一次空调坏了,半夜洒了夫妻俩一脸水。

连蜡烛这事儿,风水师也要管,餐桌忌摆白色蜡烛,否则如吃冥食,十分不吉。可是,你问过欧洲人和美国人的意见吗?

同样没问过老外的说法,还有不要在宗教建筑、墓地和官衙附近居住。因为这类建筑阴煞之气太重。可老外从不忌讳住在教堂旁边,教堂里还有墓地,至于市政厅,人人可进,压根不像衙门。

挂婚纱照在现代家庭里十分常见,许多家庭更是希望照片越大越好。但也有风水师说,千万不要在卧室挂巨幅婚纱照,因为压迫感太强。其实这事儿除了老土,还真没有什么别的影响。

我见过的最搞笑风水研究,是以与时俱进的方式将墓地风水划分级别。所谓与时俱进,就是摒弃“很好”、“比较好”之类的模糊词汇,将之划定为普通坟、科局级、县级、地市级、省部级和大于省部级。

所谓县级,指如果从政,行政级别必须达到县级,如果经商,资产一定在本县前三十位,如果教学,必须在市级以上的学校做校长,如果是医生,要在市级以上医院做院长。至于地市级的墓地,从政的行政级别当然就是厅级……其中荒谬,稍有智商的人都看得出。

明十三陵俯视图明十三陵俯视图

类似说法自古有之,只是没有划定级别,也未局限于墓地。风水师常说居所旁边的山峰若是高大挺拔或圆润秀美,孩子就会品貌端正,也会有出息,如果山势嶙峋,遍布尖角,孩子就会品貌不端,没有出息。可即使这一说法有几个样本可供支撑,也只是因为山峰秀美之地,水土自然丰润,生活水平不会太差,孩子受教育机会相对也多,至于一片荒山,往往缺水,不适宜人类居住,物质也匮乏,孩子缺营养,长相自然也受影响,受教育机会少,出头几率自然也低。自古江南出读书人,西北边陲民风彪悍,不也正是这个道理?但这些都只是概率问题,谁说穷山沟里就走不出人才?

在生产力低下、知识匮乏的古代,风水作为一种玄学经验总结,多少可以起到安慰剂作用。但作为一个现代人,坐拥知识海洋,可以说人人都有成为风水大师的能力。如果仍然笃信风水,不能以心理学和科学为风水去魅,那只能说明自身智识的低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