撰文/基思·罗威

翻译/陆大鹏

今年5月19日,星期六,伦敦,我住的街上会办一次派对。街坊邻居都会把车从路边挪走。孩子们玩游戏,青少年和成年人欣赏音乐,桌上有美食供大家享用。这是为了庆祝什么场合?和全国成千上万社区一样,我们也将庆祝哈里王子(未来英国国王的弟弟)与美国电视明星梅根·马克尔(Meghan Markle)的婚礼。

哈里王子和梅根·马克尔哈里王子和梅根·马克尔

在英国,王室大婚永远是隆重的大事。随后几周里,英国的商店一定会塞满饰有国旗和新婚夫妇肖像的T恤衫、招贴海报和茶杯。三家最大的电视台会现场直播大婚典礼。这是2012年伦敦奥运会以来英国最大的一次公众活动。预计英国人口的一半会观看电视直播。

英国民众在准备庆祝英国民众在准备庆祝

其他很多国家会和我们一起庆祝。理论上讲,加拿大、澳大利亚和新西兰也在英国君主统治下,所以他们也会举办自己的派对。欧洲其他国家的人,以及中国观众,也会兴致盎然地观看。我们可以说,美国人比英国人更关注英国王室。2011年,威廉王子迎娶凯特·米德尔顿的时候,美国有十四个电视频道对婚礼作了现场直播。那场婚礼的全球观众估计有20亿。今年5月19日典礼的收视率可能不会那么令人咂舌,但一定也会很高。

从某些角度看,人们对王室大婚的着迷很容易理解。很多人是听着公主王子的故事长大的。《灰姑娘》《睡美人》《美女与野兽》之类的迪士尼电影在全球的成功更是给王室增添了魔力。全世界有很多少女听着这样的故事长大:只要王子给她一个吻,她就能变成公主。所以,哈里王子和梅根·马克尔不仅仅是一对超级明星夫妻,他们的婚礼可以说是美梦成真。

英国民众围在温莎城堡外给哈里王子送祝福。英国民众围在温莎城堡外给哈里王子送祝福。

但从别的角度看,人们对王室的着迷非常奇怪,令人意外。在全世界绝大多数地方,君主制都被认为是过时的东西。世界上最强大、人口最多的国家当中,除了英国,几乎全都是共和国。如果我说中国或美国应当采纳君主制,大家一定会嘲笑我。

即便在英国,君主制背后的那些原则也已经受到普遍的摈弃。各种政治派别的英国人都同意,人应当靠自己的努力获得财富和地位,而不是靠继承。王室的那些恢弘场面迫使我们思考一些棘手的问题。我们为什么还要追捧这些世袭特权的象征?英国人民作为纳税人,为什么要继续支持王室的奢华生活方式?

并不是所有英国人都喜欢王室。根据近期的民意调查,积极支持王室的英国人不到40%;有40%英国人愿意容忍王室的存在,因为他们相信王室做了很多慈善工作,对国家有益;大约20%的英国人希望废除君主制。但我估计,即便那些不是很喜欢王室的人也会观看5月19日的婚礼。这种事情在现代世界很稀罕,能把全民团结起来。大家会看电视转播,因为无论他们喜欢与否,王室仍然是英国的一大符号。

身为历史学家,我对王室兴趣盎然,但不是因为他们代表的价值观,而是因为通过他们,我们能衡量英国在近些年发生了多大变化。英国王室可能是国内最保守的机构,如果王室支持某种行为方式,就能说明这种行为方式在英国社会已经得到了深刻的接受。

近期,英国的变化又多又快。王室曾经高高在上,如今更愿意与媒体接触,甚至使用了推特和脸书等社交媒体。王室年纪较大的成员仍然代表着传统的英国美德:克己、沉稳、保守、控制自己的情绪。而年轻的王室成员,比如威廉王子和哈里王子,已经接受了现代的美德:幽默感、与时俱进、大胆表达自己的情感。

年轻的王室成员主动吐露的某些信息非常私密。比如,去年,两位王子都坦诚地谈了自己在母亲死后岁月里的哀恸。尤其是哈里王子谈到他不得不与焦虑和抑郁作斗争,并承认曾寻求专业心理医生的帮助。二十年前,王室成员绝不可能向公众披露这些信息。但如今,公开表达自己的情感已经不是耻辱的事情了。如果连英国王室也能克服传统英国人的克制和缄默,那么这说明我们社会的风尚发生了重大变化。

哥哥威廉王子跟随在弟弟哈里王子身后。哥哥威廉王子跟随在弟弟哈里王子身后。

从王室大婚也能看得出在过去一个世纪里英国发生了多么大的变化。不妨看看八十多年前爱德华八世国王的婚礼计划。1936年,国王打算娶一个叫沃利斯·辛普森的美国女人,英国政府拒绝接受。辛普森太太离过婚,按照当时的政治和道德标准,她没有资格成为英国国王的妻子。为了娶她,爱德华八世不得不退位,将王位传给弟弟乔治。退位的国王终于在第二年与辛普森结婚,但他的婚礼得不到英格兰国教会的批准。他的近亲没有一个人参加婚礼。

到20世纪80年代,社会观念还没有大的变化。在婚姻方面,王室仍然固守古老的传统。当今的王储查尔斯王子1981年迎娶戴安娜·斯宾塞小姐时,大家大做文章地强调她还是处女。更重要的是,她属于英国贵族,还有王室血统。在当时,未来的国王不可能娶平民女子。

但到了新千年的开端,王室选择配偶的观念发生了很大变化。查尔斯王子在第一任妻子去世后于2005年再婚。他的第二任妻子卡米拉·帕克-鲍尔斯在结婚时肯定不是处女,而且根本没人想到问这个问题,因为她已经五十七岁,还离过婚。六年后威廉王子与凯特·米德尔顿结婚时,大家又大做文章,说她不是贵族。这又一次打破了数百年的传统:从17世纪以来,还没有一位英国王储与平民女子结婚。

而在今年,哈里王子的新娘既是有婚史的女人,也是平民。梅根·马克尔绝不是文静、淑雅、愿意待在背景里的女人,她是自信满怀、直言不讳的电视明星。并且她是混血儿,她的父亲是白人,母亲是非洲黑奴的后代。今日英国是一个多元文化的社会,大部分人接受这个事实已经几十年了,而如今王室终于能接受了。今天,数百万黑人、亚裔和混血儿英国人终于能以前所未有的方式拥抱英国王室。

梅根(Meghan Markle)与母亲梅根(Meghan Markle)与母亲

但是,把这个问题扯得太远就不明智了。英国王室仍然是一个非常传统的机构。与绝大多数英国人不同的是,哈里王子和梅根·马克尔结婚时会举行宗教仪式。马克尔女士必须皈依英国国教,才能与王子结婚。与绝大多数英国女性不同的是,马克尔女士结婚后不会继续工作,或者说王室期望她当全职的王室成员。这是一种不寻常的职业。

婚礼本身也会非常传统。地点是一座拥有650年历史的教堂。婚礼宾客不能带照相机,进门时要交出手机。婚礼仪式结束后,新婚夫妇要在温莎参加游行。他们不会乘汽车,而是乘马车。这是21世纪的婚礼,但看起来像18世纪的。

婚宴也能体现出英国王室与社会的其他人有多大差别。婚宴肯定不会和我这条街上的派对一样。王子和新王妃将会在一座文艺复兴时代的庄园饮香槟;而我和我的邻居会在大街上喝啤酒和柠檬汁。婚礼宾客会穿军服与量体裁衣的西装和裙装;我们会穿牛仔裤和T恤衫。他们吃的是享誉全球的大厨烹制的六道菜的豪华正餐;我们吃的是自己烤的香肠和孩子们做的纸杯蛋糕。

王室大婚极尽奢华,可能会引起平民的怨恨。但奢华只是它的一个方面。我们还得知,这很可能是英国历史上最昂贵的婚礼之一。据说单单梅根·马克尔的裙子就耗资超过10万英镑(大约13.5万美元)。婚礼现场的安保开支大约会有3000万英镑(4000万美元),将由我们,也就是英国纳税人承担。不过,没有什么迹象表明人民对此有怨恨情绪。就连那些不喜欢王室的人也承认,此次婚礼可能对英国经济有好处,通过旅游业和商业可能带来5亿英镑的收入。

准新郎官哈里王子心情极佳,对着民众竖起大拇指。准新郎官哈里王子心情极佳,对着民众竖起大拇指。

英国王室及其在社会中的作用,在英国是个见仁见智的话题。但5月19日这一天,英国人民似乎都会把自己的政见暂时搁置。对我们大多数人来讲,大婚仅仅是一场好玩的盛景。我们会借这个机会做一些美梦,去思考爱情、我们的国家和童话中的王子公主。

或者,至少可以借此机会在街上搞一场派对。